幻灯二

【财智头条】中国足协负债12亿钱都花哪去了?

  北京时间2023年10月21日,央视《足球之夜》最新一期节目报道了足协10月16日足代会内容。

  在新一届足代会上,新任足协主席宋凯总结了上届中国足协工作报告和中国足协2021、2022年度财务报告。

  财务报告数据显示,足协近年来收入出现明显缩水,2022年总负债提升至12亿元,相比2018年的总负债提升了7.3亿元;2022年总收入5.8亿元,相比2018年的8.4亿元缩水2.6亿元;支出方面,2022年各级国家队支出由上一年的3.56亿元减少至2.79亿元,青少年支出(青训培养建设支出)4605万元,比2018年减少2856万元,比2021年则减少近0.6亿元。

  中国足协过去4年(2018年-2022年),总资产仅增加5亿元,目前为15.7亿元。随后线亿#冲上热搜!

  职业联赛的办赛、国字号球队的比赛和集训、青少年联赛的办赛和训练营以及教练员的培训等费用是主要支出。为备战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40强赛和12强赛,中国男足长期在海外封闭集训,中国国奥过去两年一直在克罗地亚拉练,而国青和亚运男足也长期在西亚和欧洲集训。中国足协在各级国家队的支出是重中之重,2021年达到3.56亿元,占足协总支出的48%;2022年为2.79亿元,较上一年有所下降。

  与主要支出放在国家队相比,中国足协在青训方面的投入则是逐年减少。2022年青少年支出4605万元,比2018年减少2856万元。2022年青训培养建设支出0.46亿元,比2021年减少0.6亿元。

  中国足协对青训板块的投入不及国字号队伍的零头,而且同比上一年下降太多。这无疑会给中国足球后备人才力量培养体系招来更多质疑。

  几乎每一届足协班子都表示将加强对青训的重视程度,并强调将大力发展青训。但是足协的实际投入却与大力发展青训的方针相悖。尴尬的是,2022年青训的投入费用竟不及足协用于购买服务费用的0.5亿。

  事实上,负债飙升的中国足协在收入方面的数据也不容乐观。2022年总收入5.8亿,相比4年前的8.4亿缩水逼近3亿。

  在收入方面,中国足协的来源大体为授权、赞助、合作,以及国家体育总局购买服务、国际足联等国际组织的相关补贴。2018年到2022年,短短四年间,国足的战绩、中超比赛的质量、中国足球的口碑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广告收入、比赛门票收入和电视转播收入都将直接受到影响。

  伴随着男足国家队成绩的严重下滑,职业联赛步入寒冬,以及中国之队的赞助商大幅流失,如今的中国足协必须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负债增加,青训投入减少,收入缩水……除了这些问题,足协的引援调节费也受到关注。

  2017年,中超市场发展空前繁荣,大量资本进驻使球员身价高涨。彼时,为“抑制球员身价的溢价与虚高,减少俱乐部投入的无序竞争,抑制超高价引援和球员不规范转会行为”,中国足协推出了引援调节费政策。

  该政策要求:外援转会费支出超过4500万元人民币/人,或国内球员转会费支出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人的,俱乐部要交等额的“引援调节费”。

  这是一笔相当大数目的支出,比如广州队的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两人合计转会费约为7000万欧元左右,为此广州队要支付约5亿元的引援调节费。北京国安在签下巴坎布和比埃拉两名外援的交易中也缴纳了转会调节费。2019赛季夏窗,申花的沙拉维和海港的阿瑙托维奇也都超过了引援调节费标准。其中,因为中国足协没办法开出相关票据,海港俱乐部至今都没有缴纳阿瑙托维奇的引援调节费,这笔款项接近1.5亿元。

  足协表示所收费用将纳入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用以资助足球公益活动及公益设施、青训、普及足球、推动足球科技进步和服务国家振兴足球战略和发展规划。

  但后期,随着中超比赛质量下降,球队收入减少,其中不少球队要求返还引援调节费。北京国安和广州队就曾提出希望足协能退回该笔费用。

  如今,新上任的足协领导班子面对多个积弊,若联赛质量和国字号队伍表现仍持续下滑,中国足球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

  据中国新闻网消息,在22日下午召开的媒体座谈会上,新任中国足协主席宋凯在足代会后首次公开亮相。他表示:“我们这届足协班子,从骨子里把青训当成头等大事,中国足球要走长征路,不走是不行的,因为全国人民、社会各界都不满意,建设体育强国,足球不能拖后腿,所以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抓青训,从根上抓。现在青训教练待遇跟职业俱乐部一线队教练差距很大,这个需要逐渐改变,我们力争在政策引导下,让中国足球的好教练去抓青训,同时建设更有力的竞赛体系。”

  宋凯希望未来中国足球青训是“练好内功与借助外力结合”,中国足球重回体工队模式不现实,但可通过全运会的政策导向提高各省市积极性,加大各省市对足球的支持力度。与此同时,宋凯希望能借助外力,兼顾请进来、走出去和入籍球员,“青训的国际化很重要,未来要继续提升青训教练的国际化程度。青少年联赛也可以考虑放宽国籍限制,增加交流机会。”

  在足代会上发言时,宋凯就曾提到,“中国足球要走长征路,不走不行,因为全国人民和社会各界对中国足球都不满意。”他在22日再次提到了这一看法,并希望未来通过有序放开外援限制等方法,倒逼中国足球提升竞争力。

  “很多行业都证明了,只有在开放的市场中充分竞争,才能生产出价廉物美的产品,别人都在开放,中国足球不开放不行。”可以想见,未来外援政策的开放会给中国足球带来阵痛,宋凯对此表示,中国足协制定相应政策的步子要稳,首先会用一年时间调研,让各方充分讨论,履行民主决策程序,再逐步实施推进,而在面对预见中出现的问题时,中国足协一定要保持定力。

  中国足协以往的一大问题就是政策朝令夕改,甚至出台过国字号球队打联赛等诸多“奇葩政策”。宋凯对此明确表示,“中国足协以后不能再出台‘奇葩政策’,新政策必须符合社会预期,这是我任内的第一个底线。”此外,新一届中国足协还将与媒体建立更通畅的沟通渠道和机制。

  对于国字号球队的建设和成绩问题,宋凯表示,中国足协未来要在立足长远发展的同时,尽可能提升球队管理建设水平,“如果球队管理好了,也许能达到120分;如果管理不好,可能就只有80分、60分。”

  来源:微信公众号“财智头条”综合自:羊城派、界面新闻、中国新闻网、财联社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